社会科学家

1989, (02) 34-39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逆子·狂人·无赖——关于个性解放思潮在中国的悲剧命运的思考

韩德民

摘要(Abstract):

<正> 这是三个形貌各异的弃儿,这是一个痛苦悠远的精灵。这里,我们试图将曹雪芹的贾宝玉、鲁迅的狂人和徐星《无主题变奏》中那位吊儿郎当的“他”这三个不同时期、不同精神气质、不同现实遭际,不管是思想内涵还是艺术成就都存在巨大差距的文学形象摆在同一历史发展线索上,以展开于个性解放思潮在中国的悲剧式命运的思考。个性问题的凸起,在欧洲是基于自由交换性质的商品经济的发展。“文艺复兴于发现外部世界之外,由于它首先认识和揭示了丰满而完整的人性而取得了一项尤为伟大的成就。……这个时期首先给了个性以最高度的发展,其次并引导个人以一切形式和在一切条件不对自己做最热诚的和最彻底的研究”。同样,随着具有准资本主义性质的市民经济的萌芽与发展,明中叶在中国也开始出现追求个性解放的浪漫思潮。满族入关后,他依然在各种或隐或显的角落寂寞地徘徊。可由于经济前提的脆弱、零碎,区别于欧陆文化圈内的咄咄逼人,其在东方的情貌往往显得阴郁感伤,无力提出积极改造社会的前景方案。一般最后都被消融于传统社会消极思想中而成为传统腐烂的悲剧性殉葬,难以使人感到作为旧世纪丧钟敲响的沉着有力和作为新世纪曙光的激越亢奋,这宿命船的阴影甚至一

关键词(KeyWords):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作者(Author): 韩德民

Email:

DOI: 10.19863/j.cnki.issn.1002-3240.1989.02.010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